“南叔叔,接下来我要给你身体解毒了,过程可能有点痛苦,你一定要忍着,而且等会吐出黑血也别慌,那是好事!”

  “好!”

  “小月,需不需要我帮忙?”

  南晶晶闻言,很是紧张与慌乱。

  “要,你守着门口,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们进来,明白吗?”

  古晓月看着南晶晶,神色认真。

  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  南晶晶看了病床上的南赫一眼,很是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南叔叔,那我们开始吧!”

  古晓月见南晶晶走出去,便看向南赫,缓缓出声。

  “好!”

  南赫的眼里闪过一丝激动,瞬间即逝。

  古晓月拿出准备好的银针,并开始消毒。

  看着桌面上准备好的药引,她若有所思地看了好一会,递给了南赫:“南叔叔,你先喝下这药引。等会我开始针灸排毒,若实在太痛忍不住,你便咬住一些东西,千万别咬到舌头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南赫接过药引,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。

  渐渐地,他的额头泌出豆大的汗珠,脸上的神情也有丝痛苦。

  他的手紧握成拳,似乎在努力隐忍着什么!

  古晓月见状,急忙上前:“南叔叔,我开始行针,你忍着!”

  “嗯!”

  南赫的声音变得沙哑,却很是坚定。

  房间里一片寂静,古晓月面色凝重地在南赫的身上行针,看似简单,可却丝毫不动分神。

  她每下一根针,都是看好位置,速度也是快与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古晓月的额头泛起细密的汗珠,脸色也有点苍白。

  她轻呼了一口气,看着面色痛苦的南赫,缓缓出声:“南叔叔,再忍一会,直到吐出黑血。”

  “……好!”

  南赫忍着难受,点了点头。

  可话音刚落,却见他身子一僵,头一下子往床沿伸出来,吐了一口血。

  古晓月见状,急忙上前,扶住了他:“南叔叔,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还好,就是……呕……”

  南赫的话还没说话,又忍不住吐了起来。

  这下,古晓月却神色一凛,猛地伸手连续抽出他后脑勺的针。

  南赫又吐了几口血,血液也渐渐由黑变红。

  古晓月见状,扶着南赫躺好,轻声提醒:“南叔叔,接下来我要开始取针了,你忍着点!”

  “好!”

  南赫的脸色还有点苍白,可精神却好了很多。

  古晓月闻言,毫不迟疑地开始从他的身上拔针。

  门外的南晶晶一脸着急,却不敢轻易打开门,生怕影响到古晓月。

  心很是烦躁,可又无从下手。

  “晶晶,怎么样了?”

  程风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担忧地看着南晶晶。

  南晶晶微愣了一下,猛地上前抱住了他,声音有点更咽:“小月还没出来,都已经两个多小时了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

  “不会的,你要相信她!”

  程风僵着身子,有点生硬地安抚着她。

  “可是……我刚刚听到爸爸的声音,似乎很痛苦,我……我真的有点担心!”

  “没事!若真有事,小月不可能还呆在里面的!你别急,咱们再等等!”

  “好!”

  南晶晶会意地点了点头,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仰头看着他:“你不是很忙吗?怎么来了?”

  顶点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