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星看见余澈时,心颤了一下,有些慌乱与紧张,他怎么回来了?

  下意识地,她缩了缩身子,委屈地瞅着余老夫人。

  “余星,你在这里哭嚎什么?”

  余澈面无表情地看着余星,语气有些凌厉:“不是让你回去了吗?”

  “澈哥哥,我……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好好表现!”

  余星瞄了余老夫人一眼,楚楚可怜地回应道。

  “不可能!”

  余澈沉下脸,毫不留情地冷哼了一声:“你以为阎少是那么好唬弄的吗?”

  “奶奶,求求您了,我……”

  “星星,你先回去吧?这事阎少插手了,的确不好交待。”

  余老夫人叹气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余星:“……”

  可恶,他们就这么绝情吗?

  这是余家的事,若他们肯让她留下,关阎少什么事?

  然而,现在她只能妥协,别无他法。

  但至少还有机会,所以她绝不会放弃的。

  这么一想,余星的心里愤恨不已,面上却委屈又无辜:“奶奶,那我先回去了,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,我……我会想您的!”

  “嗯,回去吧!”

  余老夫人闻言,点了点头。

  余星:“……”

  ====

  “小月,你好没良心呢!怎么就不联系我呢?”

  秦声拿着手机,委屈又不满地控诉着:“你就不能从琛哥那边分点心思给我吗?”

  古晓月嘴角抽了抽,没好气地吼道:“不能!有话快说。”

  “你吃了火药啊?”

  秦声吓了一跳,很是关心地问道:“谁惹你生气了?”

  古晓月一脸黑线:“我还要去上课呢?你到底要不要说?”

  “确定没什么事吗?”

  秦声讪笑着:“我还想英雄救美呢!”

  古晓月深呼吸了一口气,磨牙:“秦声,最后一次机会!”

  “别,这么心急干嘛?”

  秦声微愣了一下,急忙出声:“小月,我需要大量药材,你能提供吗?价格你说了算!”

  开玩笑,她可是他的摇钱树呢!

  真把她惹急了,她不理他怎么办?

  古晓月微微皱眉:“你确定?”

  “确定,这事哪能开玩笑?”

  秦声闻言,神情很是严肃,更是认真:“特别是罕见的药材,有多少收多少!”

  古晓月:“……”

  “小月,我是认真的,真不是开玩笑的!”

  秦声见古晓月沉默,又急忙出声。

  “行,我知道了。你什么时候要?”

  “当然是越快越好!”

  “你现在在哪?方便去我舅舅家吗?”

  “方便!”

  “那你可以去那药田看看,我跟他说一声。”

  “行!”

  “那就先这么说,我去上课了!”

  “好!”

  莫家: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莫老激动地站起来,目光灼灼地看着莫天京:“确定那个人是你大伯曾经的部下?”

  “您先别激动,事情还没百分百确定!”

  莫天京看着莫老,若有所思:“调查的资料是这样,但……他为何要改名换姓,还是个谜!”

  “那赶紧去弄清楚啊!”

  莫老闻言,眉头紧皱,更是急促:“若他真的曾在你大伯身边呆过,肯定知道一些事情,咱们不能再守珠待兔了。”

  顶点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